◎高官總是距離民眾那麼遙遠 table.MsoNormalTable {font-size:10.0pt;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;}st1\00003a*{}table.MsoNormalTable {font-size:10.0pt;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;}◎高官總是距離民眾那麼遙遠 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1/new/jan/15/today-s1.htm 馬英九政府的財經大官,最近為台灣經濟發展問題,與民間智庫負責人有一番爭論。事緣新台 灣國家智庫董事長吳榮義提出「對台灣經濟發展遠景的主張」,批評馬政府的經濟施政方向及績效,立即引來行政院政務委員尹啟銘、經建會主委劉憶如駁斥,而台 灣智庫董事長陳博志不僅與吳榮義所見略同,還直指馬政府拿統計數字自欺欺人,最不可原諒。我們認為這一爭辯,其實只再度印證一項明顯事實︰馬政府的高官總 是距離民眾那麼遙遠。 經濟專家之間難有共識,政府的經濟官員常從光明面看待統計數字,這兩者在相當程度都是可以理解的。但在上述爭辯中,雙方觀點不僅相去甚遠,政府經濟大官對近年經濟狀況的解讀,已經到了令人瞠目結舌難以苟同的地步。 先從基本數字說起。馬政府上任之後,我國經濟成長率前年出現負一.九三%的歷來最糟糕數字,去年成長率初估為九.九八%。對於這種經濟數字的大落大起, 酒店經紀經濟學者出身的吳榮義強調,這是跌深反彈的結果,不值得沾沾自喜。吳榮義的說法,符合事實與常識,其實沒有甚麼好辯駁的。 不過,馬政府在把總體經濟搞成歷來最壞的情況之後,不但對去年的經濟復甦感覺超級良好,強要國人相信陰霾已去,還對不信者痛加反擊。於是,馬政府除了大肆宣 傳當前整體經濟情勢極其亮麗,馬總統甚至把經濟成長率攀升與公務員薪資掛鉤,要行政院考慮為公務員加薪。同樣地,馬政府經濟高官強調,所謂「跌深反彈」,在各國都跌深之後,應該比較「誰的反彈最強」。在官方說詞中,與鄰近國家相比,我國以九.九八%勝過香港、南韓,似乎「反彈最強」。 大官的 比較法,雖然冠冕堂皇,可惜卻偏偏漏掉重要環節。如只與所謂「四小龍」相比,不能略過新加坡,這個城市國家前年經濟成長率負一.三%,比我國高○.六個百 分點,去年初估成長十四.五%。顯然,僅以近兩年數字而言,新加坡跌得不如我國深,反彈卻很大;真正「反彈最強」的,是它而不是馬政府高官的自我臉上貼 金。更重要的,與一般人民對經濟實況感受較貼近的失業率,我國以四.八%高居第一,遠超過新加坡的二.一%、南韓三.六%及?港式飲茶輕銗|.一%;面對這樣的數 字,大官猶有臉駁斥民間學者質疑,只凸顯了他們與民眾距離其實非常遙遠。 對於失業問題,民間經濟專家強調,馬政府降低失業率到五%以下,是 耗費大筆預算僱用數十萬臨時工,以及部分勞工絕望退出就業市場的結果,現今仍有六十八萬勞工找不到工作,其中二十多萬為長期失業。馬政府高官不就這種把短 期權宜之計長期化的美化數字作法有所檢討,反而推說民進黨政府即有如此措施。同樣地,對於來自民間的質疑,指馬政府經濟政策有傾中的迷思,不只造成台灣經 濟過度依賴中國,且產業和資金大量被吸走,使台灣淪為中國邊陲,主體性快速流失。馬政府高官的回應,把我國產業及資金大量西進中國歸咎民進黨執政期間,卻 不提它上任以來一廂情願與中國簽署ECFA,正導致第二次產業及資金大量西移,也不顧主體性喪失及邊陲化的危機。顯然,台灣人民對二次政黨輪替或有的期 待,在歷經馬政府高官「凡事歸咎民進黨」的推託成性之後,已化為泡影,因為現今的執政黨一再承認,自己並沒有改變他們所稱前政府缺失的能力。 更嚴重的,對於民間學者一再強調台灣經濟主體性,馬政府高官非但避而不談,還舉與新加坡洽談「 台北港式飲茶經濟夥伴協定」為例,以示我國正依據世貿組織(WTO)規範和 世界主要貿易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,並反問為何反對「對台灣有利的」ECFA。然而,數日之內,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即公開宣稱,中國對台灣的經貿政策是有「政治前提」或條件的。顯然,馬政府一再吹噓ECFA不涉政治及主權,是自欺欺人的漫天大謊。同時,把新加坡列為主要貿易夥伴,甚至與中國相提並論,又 證明馬政府高官,與一般人民從常識出發的認知,相距何其遙遠。 經濟專家之間意見分歧,本不足為奇,從馬政府財經大官與民間學者的上述爭論,卻足以看出,馬政府從經貿到中國政策極其偏執且脫離庶民感受,問題正出在馬先生跟他的大官,與人民相去十萬八千里。 ◎關於「憲法共識」--謝長廷(作者為前行政院長) 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1/new/jan/15/today-o7.htm 我提出「憲法共識」的理論,主要是希望拋磚引玉,讓大家來討論一個能夠兼顧台灣主體性以及兩岸穩健發展的方案,來取代一中,在台灣內部建立「憲法重疊共識」;對兩岸,則以「憲法各表」來取代「一中各表」。 現在國共之間所謂的「九二共識」和「一中各表」是有爭議的,且變成台灣內?商務中心●c鬥的工具。就台灣利益來講,我們應該尋求更大的共識,才不會造成國、共兩黨捨異求同來切割民進黨的窘境。在民進黨否認有「九二共識」與「一中各表」的情況下,也應提出替代案,因此我提出「憲法共識」。 我認為台灣現在最急迫的應該是台獨派要跟維持現狀派結合,來守護台灣不要被急統,所以對中華民國的憲法,要捨異求同,做為大家認同的基本規範,建立重疊共識,台灣社會才會穩健,團結更多數的民意。再者,未來民進黨縣市首長及公職人員前往中國的情況會愈來愈多,也應有一個依循的底線和說法,而「憲法」可以成為對外彰顯台灣主 權性的交流基礎。 「憲法各表」是要取代「一中各表」,當然是反對一中,因為一中是台灣內部不重疊的部分,也是必須要改革的對象。但憲法可以表達我們的主體性,彰顯我們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,表明我們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。 對於有人把「重疊共識」拿來當做是和對岸建立「憲法重疊共識」,這顯然把兩岸當做國內事務,才會有此誤解的看法。好比香港也可以表達「一中各表」,但他們沒辦法「憲法各表」,理論上一個國家只有一個憲法,所以「憲法各表」,不該被認為是承認一國的東西。 依照民進黨「台灣前途決議文」的理解,中華民國?宜蘭民宿N是台灣,目前台灣的主權是以中華民國這個名稱來表達,我們守護主權國家的形式的存在,也是國家正常化的前提。就策略來看,主張台獨和中華民國派都是中共要打擊的敵人,這兩者應該結合,才能維護台灣主權現狀。 對於目前憲法上的根本問題,民進黨長期目標是主張啟動制憲、修憲機制解決,但民進黨主張任何現狀的變更要經過公投由人民同意,在未公投前,應有一套應付目前交流、解決現狀危機的方案。「憲法共識」是一個建議,大家有更好的方法,當然我也能接受。 ◎新聞可買賣 民主必受害 --盧世祥(資深新聞工作者) 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1/new/jan/16/today-p3.htm 馬英九政府大搞置入性行銷,拿納稅人所繳的公帑,收買新聞媒體,洗人民的腦,且一再跳票,不履行禁絕政府置入性行銷的承諾,其惡形惡狀終於導致公民團體大集結,日前組成「反收買新聞聯盟」。同時,立法院也在各方壓力之下,立法禁止政府收買新聞。 置入性行銷其實是台灣新聞界的老問題,馬政府上任以來加碼演出,引起更多公民關切,在民氣可用的情況,或可使政府買新聞的歪風略微收斂。不過,「說一套、做一套」是馬氏執政特質,關心這一議題的公民必須繼續觀其行,以免被唬弄卻沾沾自喜。 馬政府在置入性行銷問題 墾丁民宿成為眾矢之的,其來有自。從本質說,馬英九總統兼執政黨主席所領導的新黨國,操控媒體是不變的政治基因,以威逼利誘為其手段︰昔日專制時代實施媒體禁,由自己人長期寡佔媒體市場,以超額利益籠絡「兩大報、老三台」;如今民主時代不但襲奪公共媒體,並以置入性行銷收買媒體,對不聽話的名 嘴及「三民自」則祭出司法威嚇。 反置入性行銷 馬當選拋腦後 除了黨國不變的DNA,馬先生自己一再跳票的不堪紀錄,也使得公眾對他的承諾難以相信。以置入性行銷來說,二○○五年馬英九首任黨主席,在就任演說指台灣處 於「一個最壞的時代」,原因之一是「民進黨政府操控媒體」。他指控民進黨政府「搞置入性行銷,買媒體、養媒體」。二○○七年底馬英九為選總統發表《新世紀 台灣人權宣言》,強調「政府不得進行含有政治目的的置入性行銷;不得從事含有政治目的的政令宣導;政府廣告預算應建立公平合理的分配機制,不得偏好具有特定政治立場媒體,徹底落實黨政軍退出媒體。」 剛當選總統,馬英九仍記得自己的話。二○○八年四月,他回函並連署台灣記者協會所推動的反置入 性行銷運動,承諾就職後責成行政院落實大選政見。然而上任之後的馬先生,不但食言而肥,還大張旗鼓進行置入性行銷。《自由時報》曾專題報導歸納馬政府新聞 置 日月潭民宿入性行銷內容,最具爭議的類型有三:美化政府、宣傳爭議政策與首長個人秀。事實上,馬政府除了買新聞為自己塗脂抹粉、打擊異議,即連媒體的言論,甚至網 路部落客,也傳出被收買的情事。 政府收買媒體 新聞自由倒退 馬政府在做,國內外都在看,它花公帑收買媒體的惡行,不但國人看不下去,國際也迭有反應。馬政府執政之後,台灣在自由之家、無國界記者組織等機構國際評比,新聞自由排名連續倒退,不僅陳水扁執政時期的「新聞自由亞洲第一」頭銜不再,且有如自由之家半年前所指出,台灣平面及電子媒體的新聞置入性行銷有增無已, 讓媒體的獨立性受到質疑,導致新聞自由程度下降,最值得關切。 不過,馬黨國面對國內外嚴厲批判,仍不脫「好事自己攬、壞事別人擔」的行事特 質,把置入性行銷怪罪民進黨政府,推說它是「始作俑者」。誠然,二○○三年,民進黨政府把各部會自行處理的文宣經費部分交由新聞局統籌,委託中信局辦理統 一採購,引發政府置入性行銷爭議,政府的文宣預算被國會刪減。民進黨政府雖然在後來因應SARS及我國重新加入聯合國的過程,曾以類似方式進行文宣,但是 政府置入性行銷並未成為氣候,與馬政府的鋪天蓋地,相差不可以道里計;而緊緊掌控國會的馬黨國,不思改革且大肆收買新聞,政府置入性行銷已成其執政特色。 正因 麻辣鍋如此,國會雖通過禁止政府置入性行銷法案,但只從預算法切入,不僅法網不周,且附加諸如「政治性」的限縮條件,並對政府捐助財團法人及轉投資事業收買新聞網開一面,既凸顯其立法出於被迫而不誠,尤預藏繼續「說一套、做一套」的蹊徑。 除了繼續緊盯政府置入性行銷,真正關心新聞被收買的台灣人民,更必須注意,收買新聞既有像馬政府這種惡質的需求方,也同時存在願意出賣的供給方;則猶如賄選,買賣選票的雙方都應受追究。現實的狀況是,馬政府固然是惡劣的收買新聞大戶,但民間企業在透過「業務配合」等途徑,暗藏公關及廣告資訊於媒體新聞之 中,實佔有整體置入性行銷的更大塊餅。 換個角度觀察,新聞媒體以報導新聞、提供準確及平衡的事實為業。新聞夾雜廣告,立即傷害新聞的可信 度,既犧牲閱聽大眾權益,也失去公眾的信任,媒體永續經營的基礎不存,即不啻短視愚蠢地自殘。媒體雖有營利屬性,卻具備公器特質,不能見利忘義,奉行「有 奶便是娘」原則,只要有錢賺,就來者不拒。 回報友好媒體 官方審查內容 實務上,置入性行銷堪稱早年有之,於今尤烈。馬政府上任之後,以買新聞方式挹注資金回報「友好」媒體,加上國際金融危機導致大環境艱困,媒體不論平面電子, 出賣新聞、閱聽人及自身公信的現象日益普遍。早年的置入性行銷,雖常以新聞、介紹產品、座談 麻辣火鍋會紀錄、銘謝啟事或讀者投書方式出現,尚有若干區隔;現今的「業務配合」或「資訊性節目」,廣告與新聞、節目之間的防火牆已盡拆除。尤有甚者,在馬政府大量收買之下,有些媒體提出價碼,歡迎照價收買。據報導,電視 新聞一則要價十萬元,報紙兩文一圖九萬八千元,座談會一整頁由報社社長主持八十萬元。另一方面,政府部門也討價還價,部會首長的專訪儘管是「買來的」,不 僅題目要先經篩選,訪談內容還須經官員審查,方得刊登。 中國違法廣告 積極收買台媒 媒體的沉淪,反映的是我們文化的惡質面︰只重個體及短期利益。在這種文化之下,他人或整體利益都可拋,基本義理與長遠考量常見棄。正因如此,媒體不但把新 聞、自身公信及公眾權益賣給馬政府,在馬政府全面傾中政策掩護之下,中國近年也以違法的廣告及置入性行銷積極收買台灣媒體。要不是還有若干媒體堅守基本義 理,中國「買台灣」的戰術,至少是收買媒體,早已全面得逞。 這就是今天台灣民主的最大問題之一︰見錢眼開、甚麼都可出賣的媒體,公正獨立性蕩然。媒體是民主社會的重要部門,台灣許多媒體更常以「第四權」自許,監督或要求其他部門常極義正辭嚴,本身卻沉淪至此,民主必然受害,顯難避免。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火鍋吃到飽  .
創作者介紹

rbxooajhvnvb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